某日小休大夥興高采烈
前去鯉魚潭吃活跳蝦踩船
回程時來到一T字路口
自己是很順的就左轉啦
路口平交道剛好有火車經過
不得已大家都停在那
眼睛敏銳的我
一眼就看到平交道後方有警察
馬上跟後座的學長說
看是否要掉頭
學長一本無懼很有經驗回我
消除我掉頭而跑的邪念
結果根本就是飛蛾撲火
靠近到一定距離後馬上被攔下來
應該是躲不掉了
那至少也要曉之以義動之以情
警察開口就問為何會被攔
當然裝不知道啦!
(紅燈左轉,不然咧!)
一一檢查大家的駕照,
然後又問被是哪間學校的學生阿?
學長竟了當直接地回是軍人
(我的嗎呀!不會說是花師的學生喔!)
看警察拿出紅單簿要開始開單囉!
學長說趕著回營
3台車是不是可以開帶頭一張就好
結果警察還是不理人
看到這我要說話了
我是義務役被開一張單
薪水先去一半這樣怎沒過活阿!
可不可以改開別種呢?
還是不理人埋頭苦寫
看到這情況三字經快出口了
不要攔我我想開扁
難怪家裡的人都那麼討厭警察,都不理人
我就不信如果換是正妹或認識的人
執法是否還是那麼公正
千元可買早知道
(直接掉頭抄換別條路回去)
死學長說他第一次被攔
還說得那麼理說當然
我快暈了
超超級不爽
結果5個人被罰5400元
荷包大失血
氣都氣飽了
晚餐沒吃跑去環機場一圈
消消一肚子的怒氣
第一張罰單算是值得紀念吧!!!

隔日學長買了兩瓶whisky
都是40度的
自己算是尬上了
不加冰或汽水猛乾杯
不到一小時就有了飄飄然的感覺
這應該是有生來最暈的一次吧!
感覺"醉"的定義
不就只是神經反應遲滯
自己還是很理智
但是身體很熱有說不出來的痛苦
要HIGH還是可以啦
但是就寢時間已到
就先躺平啦
糊里糊塗也不知何時睡著
早上還是準時起床前去早點名
雖打嗝中還帶著酒氣
應該是還OK啦!
站著站著
各單位一一報人數
頭變地好重好重
視線慢慢地變白
感覺自己下一秒就會暈倒在早點名場囉!
可是暈倒後
如被查出是喝酒而暈倒
後果應干是不堪設想吧
晃一下頭勉強用意志力撐著
眼前已經是一片白
根本不知道長官站哪
不管那麼多了
把衣服脫了看會不會被冷風吹醒
還是沒用
向在旁學長求救
隨時做好扶我的準備吧!
又撐了一會早點名結束
馬上蹲下來視線回復
但是頭卻開始爆痛
拖著沉甸甸的步伐
聽學長的話去喝了好幾杯溫水
肚子脹脹地無法接受水的停留
馬上衝到廁所口爆
還嚇到隔壁間拉屎的同T
經這麼一爆
有洗清肚子的感覺
舒服了不少
可是頭是微微偏痛
回到寢室
被問行不行阿?
現下的我不行啦!
早餐不敢吃怕又口爆
先去在躺一下吧!
原來這是"宿醉"
又是第一次
來這有那麼多不同的經歷
該是慶幸吧!




    全站熱搜

    rickysung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