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不語
感覺自己就好像
沉寂的木炭
雖不亮眼
總是蘊藏很多能量
製成前的悶燒
並不代表燃燒
更不表示已結束
只是化為不起眼的黑木炭
一場場雨
淋濕木炭心
慢慢藉由艷陽天
曬乾溫暖其心
日子反反覆覆
只期待
能有下次
再次燃起
這一切的煎熬
都將是值得地



    全站熱搜

    rickysung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