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找看




人海茫茫,應該是很難發現我吧!

撐過了回營17天的訓練,
以及和感冒的纏鬥,
(連上大概一半以上都有感冒,
毒窟中的毒窟,感冒會好才有鬼)
終於可以離開新訓這個最難熬的地方了。

回想懇親收假後,連上換了值星班長,
日子馬上變了調,
誰准許你們當兵嘻嘻哈哈,
一律照我說的做,一律依照我的標準
不然倒楣的是你們。
團體中少部分的人散漫,
換得大家水深火熱的生活,
刺槍術練到讓你想刺死自己,
走路步伐不整齊那都用跑地,
內務整到定位不然就是出公差,
諸如此類,偷雞摸魚門都沒有。
這時才慶幸自己是打飯班,
還有那麼點福利可以休息一下。

近期開始上單兵,
內容是處理各項狀況,
這時報告詞就得配合動作大聲複誦出來,
某些動作雖簡單,
但不一致就是反覆訓練,
就可以足足玩你一節課,
想像全副武裝,
用了一節課原地旋轉跳,
操地你腿軟叫不敢,
或是"竹節蟲"姿勢跑百米,
只有累而已。

往後日子在
投擲訓練、單兵、刺槍、打靶的小迴圈中打轉,
心理開始慢慢產生疲倦及厭惡,
加上對同梯部分弟兄的反感,
更談不上從中得到什麼成就感,
只是磨耗著自己的耐性,
倒數著,倒數著,
假日和退伍的到來。

最後自己如願雀屏中選預警士,
緊接著在高雄受6週的專長訓後,
高興地只能被分發到東部,
一點點悶悶,台北公館夢碎,
對自己呼喊
東部好山好水我來啦!










    全站熱搜

    rickysung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